这台设备就送给医院了
2019-08-29 15:3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每到一个地方,陈德良和徒弟们都会按部就班地在车站对面的旅馆租下两间房间,一间看病、一间开药,之所以选择车站对面,是因为这个地方人流量多,生意也会更好。

在这8个弟子中,詹国团年纪最轻,拜师那年仅15岁。陈德良回忆,詹国团家境困难,父亲37岁便去世,他又是家中老大,因而决定带他出去。

陈德良其余的7大弟子实际上都与他年龄相仿。这些人当时大多都已有家室,迫于生计才决定拜入陈德良门下,外出走江湖挣钱。

通过类似的合作,詹国团等人不断在医院方面扩大自己商业版图,并带出一大批百万、千万富翁。国家卫计委网站显示,截至2014年7月,全国民营医院11830家,从事医疗产业的莆田人有6万人,兴办的民营医院8000多家。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旗下会员单位达到数千家。

詹国团回忆称,当他们遇到一些没有见过的皮肤病时,也会去当地的新华书店找有关治疗皮肤病的书籍来学习,然后到公立医院去抓药,再卖给患者。

随后的岁月里,陈德良的弟子们也相继收受跟班人,带出来的东庄人越来越多,游走在全国的各个角落。

此后,陈德良陆续收了8个徒弟,其中包括他的侄子詹国团。陈回忆,当年他有一套拜师仪式,入门做他弟子要拜三个人,分别是赵匡胤、神农和孙思邈。

而在陈德良眼中,侄子詹国团虽然年纪最小,但脑袋灵活,他一出来就拼命干,而且不是小干,是大干。8个徒弟中,陈德良至今对这个侄子的评价也最高。

安顿好后,陈德良会让徒弟们去外面的电线杆贴小广告以招揽患者。基于对皮肤病的恐惧,多数患者也都会登门求医。

詹国团曾经也是游医,他每天也是干着贴小广告的活计。从20世纪80年代起,他就开始跑到公立医院去做。我们在莆田注册公司,以公司的名义跟医院里签科室承包合同。

经过了深入了解,詹国团发现公立医院买不起设备, 买不起ct、彩超。改革开放初期国家也很穷,比如一个地区有五六家大的医疗机构,不可能五六家都买ct,只能给一两家,大多数都没有。詹国团跟院长关系比较好,他也希望买这台设备,打报告要钱,结果政府没有钱,而我有钱,买了这台ct,就这样合作起来,跟医院分红。开始是订8年合同,前面4年二八分成,后面4年是四六,我占多它占少。过了8年,这台设备就送给医院了。

这其中,詹国团的成就最大。他也早已成为了整个莆田系民营医疗的代表人物。在资本的角逐中,最终也形成了詹、陈、黄、林四大家族。

拜师之后,陈德良带着这8人开始到各地(其实主要是东部城市)游医。在外期间,他们的吃、住都由陈德良负责,大部分收入也都由陈掌管。

在看病的时侯,陈德良会嘱咐徒弟们仔细观察。治疗疥疮的偏方的制作方法他没有保留也传授给了徒弟们,但如何忽悠患者掏钱则是需要徒弟从旁观察学习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ipzbs.cn马结果今晚码结果,现场直播开奖结果,神童高手论坛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