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预见酗酒的危险性
2018-09-10 10:0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阜宁县人民法院承办法官认为,安全保障义务的保护对象不仅包括经营活动中的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以及其他进入经营活动场所的人,还包括虽无交易关系,但出于合乎情理的方式进入可被特定主体控制的,对社会而言具有某种开放性的场所的人。

阜宁县人民法院分别于2014年10月6日、12月28日对本案进行了两次公开审理。

年轻帅气的小伙被同学邀为伴郎是件十分开心的事儿,然而喝醉酒入住宾馆后,意外从楼上坠下致残,多次与宾馆调解,双方意见难以达成一致,原告一纸诉状将宾馆诉至法院。近日,记者从阜宁县人民法院获悉,经一审判定宾馆承担本起事故的30%的民事赔偿责任,共计人民币146654元。

2013年11月17日,常州小伙孙进应同学张浩之邀,赶赴阜宁县城,参加张浩婚宴。张浩为外地的朋友在县城某宾馆预定了三间标间,并在网上支付款项。婚宴前一天,张浩宴请同学、朋友小聚。因婚礼是次日进行,年轻帅气的孙进被张浩邀请为伴郎,孙进很是高兴,放开酒量畅饮,不知不觉中喝醉,另一同学刘杰进行住房登记并扶着孙进入住。夜间,不知何因,孙进从宾馆三楼坠下。

原告方孙进认为,一是被告宾馆管理存在漏洞,未能按登记要求管理入住人员。二是宾馆房间的窗户没有采取限推限拉的保护措施。三是宾馆窗台的高度仅有69厘米高,如果能达到90厘米高的要求,孙进也有可能不从楼上掉下。

在本案中,原告孙进与其他同学来参加婚礼,在酒宴后随其他同学入住酒店,理由正当,行为合法,符合情理,应属于安全保障义务的保护对象,故不予采纳被告方提出的原告孙进系非法入住客户不予保护的辩护意见。原告孙进由于醉酒,致使其认识危险和控制行为能力的降低,是本起事故的主要原因。

准伴郎酒后深夜意外坠楼

被告方宾馆认为,一是事发当天,入住登记人是刘杰,宾馆只与刘杰建立了旅店服务合同,孙进的行为属于非法逗留行为,孙进并不是服务对象,不受法律保护。二是原告孙进是完全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当预见酗酒的危险性,其自身缺少自控,孙进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三是孙进虽不是宾馆合法入住人,但宾馆方在其坠楼受伤后,仍报警将其送至医院救治,显然已尽了积极救治的义务,故不应承担责任,但宾馆愿在道义上承担点补偿费。

最终,警方排除了自杀、他杀的可能,认定为意外事故。经鉴定,孙进因外伤构成人体损伤七级残疾。孙进多次找该宾馆要求承担70%,即34万元的损失费用,调解不成,诉至阜宁县人民法院维权。

宾馆被判承担三成责任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宾馆方对保障义务的保护对象未尽到合理的安全保护,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法院综合双方当事人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原告方孙进自行承担70%责任,被告方宾馆承担30%的赔偿责任。近日,法院作出以上一审判决。

经法官实地调查,69厘米高的窗台,这虽对具有正常认识和控制能力的人不至于构成坠楼的危险,但在原告孙进饮酒后认识能力和控制能力降低的情况下就会增大了坠楼的可能性,为此被告宾馆应当承担疏于安全保障义务的过错责任。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ipzbs.cn马结果今晚码结果,现场直播开奖结果,神童高手论坛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