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
2019-12-09 10:3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最后,祝愿大家把握住最后的燕园时光,吃最后一次鸡腿饭,筹划最后一次表白,打包最后一件行李,送出最后一本书,最后的最后,带着勇敢的心,踏上接下来的人生旅程。

而我们敬爱亲爱的老师,是引领我们去追问的人。真正的学科教育,是引领一群孩童,突破由事务主义引起的短视,来到星空之下,看着真理的星星在深蓝的星空中闪耀,而我们亲爱的老师正是在手把手地告诉孩童一样的我们,那颗星叫什么星,他离我们有多远,它又为什么在那里。谢谢你们。

一位老师曾说过这样的话,让我感动良久:我们做研究,不过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不需要领工资的。我们所能回馈的,就是把你们教好,不然就有愧于这份工资。这就是我们最可亲、可敬而又可爱的老师们。犹记得,朱青生老师带我们纵横艺术史海时眼神中的光芒;犹记得,赵克常老师推演地震波原理时言语中的诙谐;犹记得,林毅夫老师强调当代经济学者责任时面庞上的坚毅。更不能忘,深夜办公室里温暖的灯光,周末实验台前悉心的指导,温暖与感动溢于心间。类似的温暖上演在燕园的每个角落。清晨博实包子大叔的吆喝,深夜二教保洁阿姨的灯光,宿舍楼下楼长日复一日的叮咛,图书馆前修车师傅年复一年的坚守。燕园之善,从来不曾走远。

我对地质学研究有着天然的兴趣,从本科时就开始从事青藏高原地质研究,那时就开始把青藏高原与自己的心灵紧密相连。大家知道,在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有一个地方叫做玉树。20**年,这里发生了理氏7.1级地震。当时的我还在武汉。顾不得多想,我就跟随老师历经一周,乘坐山地越野车进入震中地区抗灾救援和地质考察。那些天里,我们沿着巨大的地表破裂带,连续两天夜以继日地排查可能发生山体滑坡的危险地带,收集了大量珍贵的野外地震数据。得知我们提供的信息对抗震救灾很有意义,我就又一次感受到了科研的科学和社会意义,让我又一次下定决心,坚守从事青藏高原地质研究的信念。那些天里,我也亲眼目睹了玉树人民坚强地在断壁残垣中重建自己的家园。他们给了我力量,教我学会了坚强,坚强,再坚强!

当然了,别忘了去拥抱此刻坐在你们身旁的同学们。在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全身心地投入感是很多人幸福感的来源;而同龄的我们相识在最美的青春,一起徜徉于数学,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身边的你们也自然成为了这幸福感的延续。等到若干年以后,大家从青年才俊成为了各个领域的大家,还要小心彼此,不要抖露出你为了心爱的姑娘辗转难眠,最后睡过了数分课的故事。

最后,我提议,让我们把掌声献给北大,献给这片一生中魂牵梦萦的净土!让我们把掌声献给老师和父母,献给那些一路上热切注视的目光!让我们把掌声献给自己,献给我们无悔的青春年华!

今天,我们毕业了。迈出校门的那一刻,身后,我们将传承百年燕园对科学最崇高的求索和对社会最美好的期许;眼前,我们将直面属于我们的时代,和属于我们的将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责任只因为,今生今世,我们都是北大人!

世界上没有一所学校能像北大一样,和国家民族的命运如此紧密相连。96年前五四的呐喊已定格为历史,而一种被称为北大精神的力量,却在超越岁月的变迁中代代相传。当看到张益唐教授潜心学术,勇攀数学高峰,杨辛教授倾心学子,传播荷花品德,我们感到,北大人的信仰和追求常驻;当听闻于敏先生倾尽心血点燃氢弹烈焰,邹碧华校友燃烧生命照亮司法改革,我们相信,北大人的使命和担当永存。感谢北大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胸怀,让我们得以选择并坚持自己的热爱;感谢北大眼底未名水,胸中黄河月的气度,让我们敢于相信,我们怎样,中国的未来便怎样。

非常荣幸能在行将毕业之际,和大家一起感受喜悦激动的心情、分享我成长经历中深切体会到的那份坚强和坚守。可以说,这是燕园生活给予我最宝贵的馈赠。

20**年秋天,初入燕园后不久,我的脊柱受了重伤。那些日子里,我只能卧床不起,无法移动身体,打一次喷嚏都会疼得冷汗淋漓,站立和行走简直就是奢望。一个月的保守治疗宣告无效后,我接受了长达五个小时的开放式手术治疗。术后的我,躺在病床上度过了一百多个疼痛难眠的夜晚,那种痛,深入骨髓,更让人心生恐惧!我也曾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还能不能像玉树人民一样站起来?还能不能回到玉树所在的青藏高原?我慢慢意识到,沉沦恐怕只能让自己在病榻上度过余生;虽然别人能够给我坚强,却没有人能替我坚强,只有自己坚强才能撑起自己的脊梁!感谢医疗技术的发达,感谢父母师长亲友的鼓励,让我能够重返燕园。此后的日子里,我6次到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青海油田进行考察,也在导师的指导下发表了一些文章,获得了国外几位教授的认可。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得感谢自己的那份坚强和坚守。

我叫杨懿,是数学科学学院20**级的本科生,即将成为一名20**届的毕业生。此刻的心情十分欣喜,百般不安。因为在数院这样一个众神林立的地方,你们的优秀杰出让我非常忐忑。然而我想,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数院的孩子都有属于自己和这片沃土不平凡的故事,因此,就着今天的好天气,来分享我对于数院热气腾腾的感受与情感,总是不会错。

我们无疑是幸运的一届,我们见证了数院的百年,见到了数院杰出的前辈校友,看到她穿越似水年华,积淀下来的学术精髓与纯粹,这些都让我们更加深爱这个地方。

也许有心的安排或是幸运的巧合,四年前的我们,也是在这座大厅,参加了我们的新生入学典礼。当时的我们穿着t恤牛仔裤,女生大多是刚留起的半长不短的黑发,一个个稚嫩青涩,骑着崭新的自行车,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而四年过去,我们穿上了学士服,女生们长发飘飘,妆容精致,男生们一个个青年才俊;当年那辆自行车已经不知弄丢过几次,却早就可以熟门熟路地来到这里。

似乎一切没变,却又仿佛一切都变了。没变的是宋老师冬日课堂上的暖心咖啡,是每年如约的双蛋晚会,是凌晨依旧灯火通明的本阅,是迷宫一样到现在都无法熟练走出的理一,是一楼门口那几个金色大字:数学科学学院。只是,拥有他们的人变了。

在我们地质学专业里,有一个著名的化石层序律,说的是相同时代的地层中,往往保存着相同或相似的生物化石。我今天在这里分享这段故事,并不是希望大家被坚强、被坚守,而是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同样身处燕园的大家已经足够坚强、很能坚守:或者是面对人迹罕至的沙漠,却毅然前行去调研取样;或者是在一次实验失败后,废寝忘食、挑灯夜战,去期待下一次能够成功;或者是在图书馆里翻阅成千上万卷善本古籍,却只为找到历史的答案;或者是像李小凡、刘浦江老师年复一年传道授业一样,坚守着自己的兴趣和志向;或者是像校门口保安在风吹日晒中坚守岗位一样,虽平凡辛苦,却也不忘初心。我在想,这些坚强和坚守,应该就是我们人生的宝贵财富!

最后,我特别想说,感恩燕园里每一位给我们力量的师长和朋友,感恩给予我们爱和支持的家人,感谢我们自己用坚强和坚守书写着无悔的青春!祝愿我们心中永远的北大永远年轻!

有的人一听到数学,所对应的词语便是晦涩深奥;然而,大学精神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数院造就我们的,正是这种追问的精神。这片沃土让我们在研究树木之前,能够先看一眼森林。最好能够把这个森林地图印在大脑上,以后走到再细小的道路上,也不会迷路。

未名湖畔,博雅塔下,体育馆里,此间的少年一转身,就将成为过往的少年天之骄子的我们,一转眼,就要带着我们的坚强和坚守走向社会的熔炉。下一次收快递时,将不能再写下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了,但我们却可以用坚强和坚守写出自己的前程!即将到美国继续围绕青藏高原从事博士后研究的我,期待早日修炼满级、再回青藏高原,因为青藏高原能够给我坚强的力量,也能激励我坚守下去、企及新的高度。当然,我也深信,坚强和坚守已经深入了大家的脊髓,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并将伴随我们撑起民族的脊梁!

我是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构造地质学专业博士生程丰。20**年的这个夏天注定是个会被我们永远铭记的夏天,我们不仅目睹了英格兰在一周内连续两次脱欧的奇景,也即将见证头顶的流苏从右拨向左这一庄严的时刻。

我们来时,理教刚拔地而起,我们走时,老楼正悄然作别;我们来时,还曾流连于周末的小西门书市,深夜的cbd食街,我们走后,却再不会有人明白没有空调的夏天。我们见证了燕园的变迁,而燕园见证了我们的成长。我问自己,也问同学,倘若多年以后再度回首这一塔湖图四载光阴,我们究竟会记得些什么?也许我们终会忘记理科一号楼迷宫中每一个门牌的号码,但我们必将铭记办公室书桌前的执着与坚定;也许我们终会忘记四小时刑法考试中伦理言情剧里每一次剧情的转折,但我们必将铭记融入我们血液的公平与正义;也许我们终会忘记兄弟们围聚的夜宵桌上每一种鸡翅的味道,但我们必将铭记那些年狂歌曾竟夜的青春与友谊;也许我们终会忘记cuba篮球赛夺冠时每一次扣篮的欢呼,但我们必将铭记为了热爱与梦想的拼搏与勇气。也正是在这忘记与铭记之间,最终沉淀的便是我们最美的成长。

他这份真诚与热爱让我十分感动。数学的魅力就是这样让无数个以前的我们、未来的我们醉心于此。她好比佛教有着两大公理,分别是因果和轮回,数学也是典型的公里体系,这意味着严丝合缝的定义,严阵以待的推倒,所有衍生出来的内容,都是纯粹世界的意味。即便换了一个星球,换做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一样有一套与数学平行的语言,和我们的世界遥相呼应。

半个月前,我参与了浙江地区的高考招生,一位男生令我印象深刻。他白净腼腆,不爱讲话,没有左顾右盼,果断地填报了北大数院。他唯一讲的一句话就是:我很早就想好了,我就是希望大学四年,可以踏实学一点纯粹的理科,数学就非常非常吸引我。

还要感谢我们的爸爸妈妈。四年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而你们早已陪陪伴我们走过每一个人生时刻,原谅我们有时候跃跃欲试,志在天下,却疏忽了对于家庭的责任与陪伴。我们当中很多人即将漂洋过海,离你们的怀抱更加遥远。但不管怎样,请放心,数院的孩子每一个都能自信地面对人生。

在几天前接到这份艰巨任务时,我还处在焦头烂额的毕业综合征里,办手续、搬家、卖书、拍照、聚餐,甚至在这个快要滚蛋的时点,仓促地完成了最后一门数学课的考试。狼狈慌乱的我并没有澎湃的离别感伤,直到我一边翻着被遗弃已久的人人相册, 一边构思这片稿子的时候,我的心情才和最近的a股一样,失落地难以回升。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ipzbs.cn马结果今晚码结果,现场直播开奖结果,神童高手论坛版权所有